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(或按Ctrl+D鍵)
手機看小說:m.shutxt.com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小號 中號 大號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元豐類稿》律詩六十八首

冬夜即事
印奩封罷閣鈴閑,喜有秋毫免素餐。市粟易求倉廩實,邑犭ζ無警里閭安。香清一榻氍毹暖,月淡千門?凇寒。聞說豐年從此始,更回籠燭卷簾看。〈齊寒甚,夜氣如霧,凝于木上,旦起視之如雪,日出飄滿階庭,尤為可愛,齊人謂之?凇。諺曰:“?凇重?凇,窮漢置飯甕。”以為豐年之兆。〉
酬介甫還自舅家書所感旱氣滿原野,子行歸舊廬。吁天高未動,望歲了何如。荒土欲生火,涸溪容過車。民期得霖雨,吾豈灌園蔬。
西湖二首
左符千里走東方,喜有西湖六月涼。塞上馬歸終反復,泰山鴟飽正飛揚。懶宜魚鳥心常靜,老覺詩書味更長。行到平橋初見日,滿川風露紫荷香。湖面平隨葦岸長,碧天垂影入清光。一川風露荷花曉,六月蓬瀛燕坐涼。滄海桴浮成曠蕩,明河槎上更微茫。何須辛苦求天外,自有仙鄉在水鄉。
早起赴行香
枕前聽盡小梅花,起見中庭月未斜。微破宿云猶度雁,欲深煙柳已藏鴉。井轤聲急推寒玉,籠燭光繁秉絳紗。行到市橋人語密,馬頭依約對朝霞。
席上
市井蕭條煙火微,兩衙散后雪深時。若無一曲傳金盞,爭奈衰翁兩鬢絲。和陳郎中
材薄安時甘寂寞,身閑乘興喜登臨。每尋香草牽狂思,曾向幽蘭費苦吟。明月幾人非按劍,高山從古少知音。數篇清絕賡歌意,默見馮唐異俗心。
雪后
雪景鮮妍猶弄色,柳條蔥茜已抽萌。風光苒苒流雙轂,人事悠悠寄一枰。射羿未應今獨有,嘲雄何必史能評。且將畫諾供談笑,更選名園載酒行。
舜泉
山麓舊耕迷故壟,井干余汲見飛泉。清涵廣陌能成雨,冷浸平湖別有天。南狩一時成往事,重華千古似當年。更應此水無休歇,余澤人間世世傳。
閱武堂
五朝壞冶歸皇極,萬里車書共太平。胡馬不窺光祿塞,漢家常肄羽林兵。柳間自詫投壺樂,桑下方安佩犢行。高枕四封無一事,腐儒何幸偶專城。
環波亭水心還有拂云堆,日日應須把酒杯。楊柳巧含煙景合,芙蓉爭帶露華開。城頭山色相圍出,檐底波聲四面來。誰信瀛洲未歸去,兩州俱得小蓬萊。
鵲山亭
大亭孤起壓城巔,屋角峨峨插紫煙。濼水飛綃來野岸,鵲山浮黛入晴天。少陵騷雅今誰和,東海風流世謾傳。太守自吟還自笑,歸來乘月尚留連。
芍藥廳小碧闌干四月天,露紅煙紫不勝妍。肯為云住陽臺女,恐逐風飛飾室仙。洧外送歸情放蕩,省中番直勢拘攣。何如蕭灑山城守,淺酌清吟濟水邊。
水香亭
臨池飛構郁??,欞檻無風影自搖。群玉過林抽翠竹,雙虹垂岸跨平橋。煩依美藻魚爭餌,清見寒沙水滿橈。莫問荷花開幾曲,但知行處異香飄。
靜化堂
修檐?獻々背成陰,行盡松篁一徑深。好鳥自飛還自下,白云無事亦無心。客來但飲平陽酒,衙退常攜靖節琴。世路人情方擾擾,一游須抵萬黃金。
仁風廳
凜凜風生寄此堂,塵埃消盡興何長。朱絲鼓舞逢千載,白羽吹揚慰一方。已散浮云滄海上,更飛霖雨泰山傍。誰知萬物心焦日,獨對松筠四座涼。
閱武堂下新渠方渠新鑿北林開,流水遙經畫閣來。洗耳厭聞夸勢利,濯纓羞去傍塵埃。不憂待月干詩筆,已欲看華泛酒懷。卻憶虎溪橋上過,夜涼臨砌尚徘徊。凝香齋
每覺西齋景最幽,不知官是古諸侯。一尊風月身無事,千里耕桑歲有秋。云水醒心鳴好鳥,玉沙清耳漱寒流。沉煙細細臨黃卷,疑在香爐最上頭。
北渚亭
四楹虛徹地無鄰,斷送孤高與使君。午夜坐臨滄海日,半天吟看泰山云。青徐氣接川原秀,常碣風連草木薰。莫笑一樽留戀久,下階塵土便紛紛。
芙蓉橋雁翅橫連杜若洲,碧闌干影在中流。蓬萊日日游人到,誰道仙風解引舟。百花臺
煙波與客同樽酒,風月全家上采舟。莫問臺前花遠近,試看何似武陵游。
次道子中書問歸期
竊食東州歲未期,蓬萊人問幾時歸。憑闌到處臨清Г,開閣終朝對翠微。兩印每閑軍市靜,雙旌多偃送迎稀。一枝數粒身安穩,不羨云鵬九萬飛。
?凇園林初日靜無風,?凇開花處處同。記得集英深殿里,舞人齊插玉籠┽。
正月六日雪霽
雪消山水見精神,滿眼東風送早春。明日杏園應爛熳,便須期約看花人。
寄顧子敦
清曠亭邊雁欲回,南湖分浪入城來。空山過臘猶藏雪,野岸先春已放梅。三徑未歸聊自適,一尊尋勝每同開。如今試想長松下,玉麈高談豈易陪。
二月八日北城閑步
土膏初動麥苗青,飽食城頭信意行。便起高亭臨北渚,欲乘長日勸春耕。
詠柳
亂條猶未變初黃,倚得東風勢便狂。解把飛花蒙日月,不知天地有清霜。北園會客不飲
畫橋南北水西東,高下花枝綠間紅。?得春風人盡醉,獨醒誰似白頭翁。
西湖納涼問吾何處避炎蒸,十頃西湖照眼明。魚戲一篙新浪滿,鳥啼千步綠陰成。虹腰隱隱松橋出,?首峨峨畫舫行。最喜晚涼風月好,紫荷香里聽泉聲。喜雨
偶徇一官偷祿計,便懷千里長人憂。桑間舉箔蠶初繭,隴上揮鐮麥已秋。更喜風雷生北極,頓驅**出靈湫。從今菽粟非虛禱,會見甌窶果滿篝。
雨后環波亭次韻四首次李秀才得魚字韻
候月已知星好雨,卜年方喜夢維魚。從今撥置庭中事,最喜西軒睡枕書。
雨后環波亭次韻四首次綰得風字韻
荷芰東西魚映葉,樵舟朝暮客乘風。清泉雨后分毛發,何必南湖是鏡中。
雨后環波亭次韻四首次維得禽字韻黃蜀葵開收宿雨,紫桑椹熟囀新禽。看花弄水非無事,猶勝紛紛別用心。
雨后環波亭次韻四首次綜得花字韻
丹杏一番收美實,綠荷無數放新花。西湖雨后清心目,坐到城頭泊暝鴉。
去年久旱六月十三日入境得雨今年復旱得雨亦六月十三日也
去年六月焦原雨,入得東州第一朝。今日看云舊時節,又來農畔聽蕭蕭。
到郡一年
薄材何幸擁朱軒,竊食東州已一年。隴上雨余看麥秀,桑間日永問蠶眠。官名雖冗身無累,心事長閑地自偏。只恐再期官滿去,每來湖岸合留連。
孔教授張法曹以曾論薦特示長箋
綠發朱顏兩少年,出倫清譽每相先。壁中字為時人考,圯上書從老父傳。泮水笑談邀法飲,高齋閑燕屬佳篇。衰翁厚幸懷雙璧,更起狂心慕薦賢。
酬強幾圣
俯仰林泉繞舍清,經年閑臥濟南城。山田雨足心無事,水榭華開眼更明。新霽煙云飛觀出,晚涼歌吹畫橋橫。寄聲裴令樽前客,只欠高談一座傾。
人情人情當面蔽山丘,誰可論心向白頭。天祿閣非真學士,玉麟符是假諸侯。詩書落落成孤論,耕釣依依憶舊游。早晚抽簪江海去,笑將風月上扁舟。
寄王樂道荊州南走困塵埃,應喜文章意自開。明世正逢多事日,要途須用出倫材。不回霜雪天應惜,未得風云眾忍摧。若向沙頭吊杜甫,近詩懸望自書來。戲書
集賢自笑文章少,為郡誰言樂事多。報答書題親筆硯,逢迎使客聽笙歌。一心了了無人語,兩鬢蕭蕭奈老何。還有不隨流俗處,秋毫無累損天和。
贈張濟
憶初蘭渚訪沉淪,一畝蕭然里舍貧。節行久窮彌好古,文章垂老更驚人。詩書就我論新意,冠劍投誰拂舊塵。山驛荒涼煩枉道,一觴相屬莫嫌頻。
北渚亭雨中
振衣已出塵土外,卷箔更當風雨間。泉聲漸落石溝澗,云氣迥壓金輿山。寒沙漠漠鳥飛去,野路悠悠人自還。耕桑千里正無事,況有樽酒聊開顏。
送趙資政
鎮撫西南眾望傾,玉書天上輟持衡。春風不覺岷山遠,和氣還從錦水生。學舍卻尋余教在,棠郊應喜舊陰成。歸來促召調爐冶,莫為兒童竹馬迎。
趵突泉
一派遙從玉水分,暗來都灑歷山塵。滋榮冬茹溫常早,潤澤春茶味更真。已覺路傍行似鑒,最憐沙際涌如輪。曾成齊魯封疆會,況托娥英詫世人。
金線泉
玉?常浮灝氣鮮,金絲不定路南泉。云依美藻爭成縷,月照寒漪巧上弦。已繞渚花紅灼灼,更縈沙竹翠娟娟。無風到底塵埃盡,界破冰綃一片天。北池小會
笑語從容酒慢巡,笙歌隨賞北池春。波間鏤檻花迷眼,沙際朱橋柳拂人。金縷暗移泉溜急,銀簧相合鳥聲新。幸時無事須行樂,物外乾坤一點塵。送韓廷評
謝庭冠蓋舊追尋,僻郡相從喜更深。進道由來輕拱璧,傳經知不羨ぷ金。騏騮要試風沙遠,竹柏須忘霰雪侵。別后壯懷應努力,白頭傾耳聽徽音。
寄孫莘老湖州墨妙亭隆名盛位知難久,壯字豐碑亦易亡。棗木已非真篆刻,色絲空喜好文章。峴山漢水成虛擲,大廈深檐且秘藏。好事今推?溪守,故開新館集琳瑯。
鵲山
一峰孤起勢崔嵬,秀色ソ藍入酒杯。靈藥已從清露得,平湖長泛宿云回。翰林明月舟中過,司馬虛亭竹外開。我亦退公思蠟屐,會看歸路送人來。華不注山
〈《水經》:華不注山虎牙桀立,孤峰特起,青崖翠嶺,望如點黛。《輿地志》又云:亦名金輿山。〉虎牙千仞立?,峻拔遙臨濟水南。翠嶺嫩嵐晴可掇,金輿陳跡久誰探。高標特起青云近,壯士三周戰氣酣。丑父遺忠無處問,空余一掬野泉甘。
靈巖寺兼簡重元長老二劉居士
法定禪房臨峭谷,辟支靈塔冠層巒。軒窗勢聳云林合,鐘磬聲高鳥道盤。白鶴已飛泉自涌,青龍無跡洞常寒。更聞雷遠相從樂,世道囂塵豈可干。
和孔平仲園池方喜共追尋,正是槐榆夾路陰。雙燭縱談樽酒綠,一枰銷日紙窗深。波濤萬字驚人筆,塵土千鐘異俗心。佳句從來知寡和,愧將沙礫報黃金。
郡樓滿眼青山更上樓,偶攜閑客此閑游。飛花不盡隨風起,野水無邊帶雨流。懷舊有情惟社燕,忘機相得更沙鷗。黃金駟馬皆塵土,莫訴當歡酒百甌。鮑山
云中一點鮑山青,東望能令兩眼明。若道人心是矛戟,山前那得叔牙城。鄆州新堂
百尺豐堂汶水濱,魯侯清燕此逡巡。溪寒素礫偏宜月,壁瑩黃金不受塵。引客笙歌行處是,賞心花木四時新。未應久作林泉主,天子今思舊學臣。
垓下
三杰同歸漢道興,拔山余力爾徒矜。泫然垓下真兒女,不悟當從一范增。
離齊州后五首
云帆十幅順風行,臥聽隨船白浪聲。好在西湖波上月,酒醒還到紙窗明。
畫船終日扒沙行,已去齊州一月程。千里相隨是明月,水西亭上一般明。
文犀剡剡穿林筍,翠靨田田出水荷。正是西亭銷暑日,卻將離恨寄煙波。
將家須向習池游,難放西湖十頃秋。從此七橋風與月,夢魂長到木蘭舟。
荷氣夜涼生枕席,水聲秋醉入簾幃。一帆千里空回首,寂寞船窗只自知。
寄齊州同官
西湖一曲舞霓裳,勸客花前白玉觴。誰對七橋今夜月,有情千里不相忘。
庭檜呈蔣穎叔
つ枝高下秀森森,曾寄名卿異俗心。草舍一時成往事,松身千尺見新陰。聲清不受笙竽雜,氣勁能遺霰雪侵。漢節從來縱真賞,謝庭蘭玉載芳音。
甘露寺多景樓
欲收嘉景此樓中,徙倚闌干四望通。云亂水光浮紫翠,天含山氣入青紅。一川鐘唄淮南月,萬里帆檣海外風。老去衣衿塵土在,只將心目羨冥鴻。
孫少述示近詩兼仰高致
大句閎篇久擅場,一函初得勝琳瑯。少陵雅健材孤出,彭澤清閑興最長。世外麒麟誰可系,云中鴻雁本高翔。白頭多病襄陽守,展卷臨風欲自強。
金山寺塵外苕蕘鷲嶺宮,架虛排險出青紅。林光巧轉滄波上,海色遙涵白日東。夜靜神龍聽咒食,秋深蒼鶻起摶風。連荊控蜀長江水,盡在回廊顧盼中。
水西亭書事
一番雨熟林間杏,四面風開水上花。岸盡龍鱗盤翠筱,溪深鰲背露晴沙。隴頭刈麥催行饣盍,桑下繰絲急轉車。總是白頭官長事,莫嫌粗俗向人夸。


wWw.shutXt.cOm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鍵盤方向鍵翻頁)返回目錄 寫寫書評 曾鞏作品集
曾鞏其他作品: 《元豐類稿》《曾鞏集》

河南快三355最大遗漏